盗墓贼瞧不上的一把茶壶考古队视若珍宝专家:拍卖1000万起

导读:在福建省漳浦县有一个名叫庙埔的小山村,在村子的东北面,有一座犀丘山。在当地百姓眼中,犀丘山风景秀丽,山环水抱,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因此从古至今,很多村民选择在山上修建坟墓。

除了普通百姓外,明清时期,一些出身漳浦县的官员死后,也选择葬在犀丘山,因此山上至今仍保存有大量的明清时期高级官员的墓葬。这些达官显贵的墓中,往往随葬有金银宝器,引得很多盗墓贼前来犀丘山盗宝……

1987年7月的一个深夜,睡梦中的庙埔村村民突然被巨大的声响吵醒,紧接着是大地一阵的震动,村民以为发生了地震,纷纷跑出屋外躲避。过了一会,缓过神来的村民发现并不是地震了,听动静好像是从犀丘山那边传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就派人赶到犀丘山查看情况,结果发现山上一座有数百年历史的墓葬被盗墓贼炸出了一个大洞,昨晚村民听到的声音就是盗墓贼用炸药在盗墓。见此情况,村干部不敢耽误,立刻打电话报了警,并通知了县里的文物部门。

不一会警方和考古队都赶到了现场,经过现场勘查,发现被盗的是一座明朝时期的合葬墓,墓中的随葬品已经被盗墓贼洗劫一空,考古队员只在墓中发现了一些棺椁残片和尸骨,并无多大的价值。

清理完墓室后,考古队又对墓葬的墓道、墓门进行了发掘,结果出人意料地发现了一盒保存完好的墓志,这让现场的考古队员都很兴奋。

在考古发掘过程中,很多墓葬由于年代久远、被盗等原因,都不能确定墓主人的身份,能够在墓中发现完整的墓志,不仅可以确定墓主人的身份,还对研究墓主人生活时代的历史和当地的风土人情有重要的价值,因此考古队上下都很高兴。

通过对墓志内容的解读,考古队得知这座大墓的墓主人名叫卢维桢,嘉靖年间出生于漳浦县。墓志中说卢维祯自幼聪明好学,年仅5岁就熟读四书五经,能够出口成章,被十里八乡称为“神童”。

他年少成名,18岁考上举人,25岁高中进士,入朝为官之后,因为恪尽职守,清正廉明,政绩卓著,深受隆庆皇帝和万历皇帝重用,历任吏部郎中、太常寺卿、户部侍郎、工部侍郎等职。

在户部任职期间,卢维祯严查偷税漏税,侵占贪污,遭到一些贪官污吏的排挤和弹劾,在多次上疏未果后,他一怒之下辞官归乡,隐居于山林之中。

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67岁的卢维祯病逝于漳浦县,消息传到朝廷后,万历皇帝特意下旨追赠其为户部尚书(正二品),并赐祭葬。

在发掘过程中,考古队曾在墓道中清理出一块石碑,上书“奉旨敕造”,证明了史书的记载。专家介绍说,卢维祯墓虽然规模不大,但有一条长达50米的墓道,两边列有石马、石羊、石虎、石翁仲四对石像生,并且其墓室修建牢固,全部使用糯米汁混合三合土浇筑而成,坚硬程度堪比水泥,这些都表明卢维祯墓在修建时得到了朝廷的关照。

只可惜古墓已经被盗,当年朝廷赏赐给墓主人的随葬品都被洗劫一空,就在考古队员们垂头丧气准备撤退时,现场的一位临时工,无意间在墓室中的污泥中,发现了一个破布包,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件保存完好的紫砂壶。

史料记载,卢维祯辞官回乡后,不再过问政事,每日与三五知己游山玩水,吟诗作对,在闲暇时刻,满腹经纶的他还著书论道,为此特意在山中修建了一座水竹居,自称水竹居士。除了以文会友之外,卢维祯还喜欢喝茶,经常与好友品茗论道,因此在他的墓中出土紫砂壶,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考古队员推断,这把紫砂壶用破布包裹着,外表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喜欢金石玉器的盗墓贼根本瞧不上,因此才能侥幸逃过一劫。经过简单清理后,考古队员发现这把紫砂壶的底部,竟然刻有4个字,见到这4个字后,现场的专家竟然激动地大笑了起来,说道:“盗墓贼简直就是笨蛋,将这座墓中最珍贵的宝贝留了下来。”

这把紫砂壶制作精美,通体呈栗色,造型古朴大方,壶盖倒立三只仿青铜扁鼎足,壶底用楷书刻有“时大彬制”四字款,刀法娴熟有力,给人一种古朴雄浑之感。

专家之所以激动,是因为在紫砂壶的历史上,时大彬的名气太大了。他出生于紫砂世家,父亲时朋是紫砂“四大家”之一,时大彬从小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掌握了制作紫砂壶的技艺,长大成人后,时大彬醉心于紫砂壶制作,凭借灵活的头脑,和高超的技艺,他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革陈出新,开创了调砂法制壶,成了明代制壶名家。

在明朝时期,时大彬制作的紫砂壶就已经开始受到追捧,尤其是达官显贵和文人墨客,都以有一件时大彬紫砂壶为荣,一时间甚至出现了一壶难求的情况。明朝人许次纾在《茶疏》中记载︰「往时供春茶壶,近日时彬所制,大为时人宝惜」。

时大彬去世之后,他制作的紫砂壶开始慢慢减少,到了清朝时期,更成了价值万贯的宝贝,爱好收藏的乾隆皇帝,将其视为稀世珍宝,收藏入深宫之中。

如今,传世的时大彬壶不过数十件,并且大部分都被藏于各大博物馆,每次时大彬壶出现在市场上,都会引起无数人的争抢,价值也不断攀升。当年西泠秋拍上,一件时大彬圈钮壶,以1344万元成交,刷新了其作品的拍卖纪录。

对于卢维祯墓出土的鼎足盖圆壶,专家表示,史料记载,时大彬出生于1573年,而卢维祯死于1610年,据此推断,这把壶应该是在时大彬37岁之前制作而成,是已知所有壶中制作年代最早的一件。

而且这把壶有明显的使用痕迹,表明卢维祯在生前,应该非常喜爱这把壶,经常拿在手中把玩,这样一件出自名家之手,并曾陪伴朝廷清官一生的紫砂壶,其所代表的历史和文化价值要比一般壶更高,如果将它拿到拍卖市场,起拍价最少要在1000万,至于成交价则没有上限。

如今,这把时大彬制鼎足盖圆壶保存在福建漳浦县博物馆,是镇馆之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