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钗的副册又副册为什么只写了香菱、晴雯和袭人三人?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在薄命司看了“金陵十二钗”的判词。原文中判词共分为正册、副册和又副册等三册。涉及到三十六个与贾宝玉相关的女儿。

然而,除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全部出场之外,副册只有香菱,又副册只有晴雯、袭人出场,其他能够位列副册,比如薛宝琴、邢岫烟、平儿、尤二姐、尤三姐,又副册鸳鸯、麝月、紫鹃、彩霞、金钏儿、玉钏儿这些人,却一概忽略没写。

为何只写有香菱、晴雯和袭人这三人能够出场,其他人不写呢?当然是有原因的。

金陵十二钗正册中人必须全部交代,其他又副册、副册,作者根据人的翻阅习惯,写贾宝玉不耐烦,草草翻阅一两页,是以只有晴雯等几人被看见。

香菱是又副册之首,必须要交代。主要源于她是《红楼梦》第一个出场的金陵十二钗中人,贯穿始终,是主要脉络。

甄英莲(香菱)定调了“真应怜”的女儿薄命基调。并将“莲”与娇杏的“杏”对应,成为“怜”与“幸”的分列。

与“莲”相关的都可怜。芙蓉、菡萏、蓉、琏、藕、菱(龄)、荷、菂、茄等都可怜。

曹雪芹只写又副册和副册的晴雯、袭人、香菱三人,就因为她们是又副册和副册之首。

林黛玉排在前,肯定更重要。但薛宝钗与她共享一首判词,开篇是“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随后才是“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作者故意混淆就是不分主次。

之所以要讲清楚林黛玉和薛宝钗在正册的关系,主要是晴雯、袭人、香菱三人与钗黛密切相关。

先说又副册的晴雯和袭人。脂砚斋的总结为:晴为黛影,袭为钗副。意思是说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子,袭人是薛宝钗的简本。

“晴为黛影,袭为钗副”作为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影子,成为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之首被提到名正言顺。

曹雪芹开篇就写晴雯与袭人,就是提示读书人,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很多不写之写,隐藏在晴雯和袭人身上,要注意她们的故事。

所以,袭人被单独拿出来,与晴雯区分开。而没有钗黛合一,在于二人相对独立,没有互补性。袭人一人就兼具了钗黛合一。

袭人在贾母房中时叫珍珠,名字就是金玉人。她与薛宝钗的性格、人品和价值观基本相同,实打实地“袭为钗副”。

更关键的是袭人与林黛玉都是二月十二花朝节的生日,也是她影射林黛玉的重要线索。

从袭人的人生轨迹看,她的为人是影射薛宝钗无疑。但袭人以准姨娘的身份却最终被外嫁给蒋玉菡,则是林黛玉与贾宝玉定亲后,被迫外嫁为王妃的结局伏笔。

香菱是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甄士隐一家三口身上,分别对应了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三人的故事和结局。

香菱与冯渊本有三日婚约,却被薛蟠(字文龙,号呆霸王)横插一脚抢走为妾。就影射了林黛玉与贾宝玉“订亲”后被某位异国帝王“抢走”为妃的结局。也与袭人外嫁对应上了。

而香菱在薛家给薛蟠为妾,薛蟠对她并不上心,也引出薛宝钗嫁给贾宝玉后,“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的可怜结局。

王夫人说晴雯得了女儿痨,是病西施,以勾引贾宝玉为借口将她撵走,致使晴雯被撵后惨死,又恨得将她挫骨扬灰,都是对林黛玉的厌弃。

晴雯的经历预演了林黛玉被“外嫁”的根源在王夫人和贾元春。她也是离开贾家后才泪尽而亡,客死他乡。

林黛玉最终离开,也是她不堪与贾宝玉的关系被诽谤。“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就是林黛玉彼时的心路历程。

基于以上几点,曹雪芹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之外,只写了晴雯、袭人和香菱就清楚了,别人不具备这三人的作用,也就不用赘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