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元的“石头”最后卖出80万元这个小镇正在缔造传奇

相传,在三国时期,曹丕随父亲曹操北征乌桓,当地首领献了一只玛瑙酒杯。曹丕见酒杯十分特别,诗兴大发,挥笔写下《马脑勒赋》,在序中写道:“马脑,玉属也,出西域,文理交错,有似马脑,故其方人固以名之。”

那时候,玛瑙通常被写作“马脑”,多由西域属国进贡。后来,佛经传入中国,在翻译的时候,考虑到马脑属玉石类,便译为了“玛瑙”。

如今,在全球范围内排得上名次的玛瑙产地有十几个,其中品质比较好的是中国、印度和巴西。

在中国,有一个小镇,被世界手工艺理事会评为“世界玛瑙之都”,这里的玛瑙储量和产量均占国内的50%以上,玛瑙产品占全国销售额的85%。它的海外市场也很广阔,这个小镇打造的玛瑙产品,出现在日本、韩国、塞浦路斯、伊朗等地很多玉石爱好者的收藏室里。

它就是辽宁省阜新市十家子镇,在这个人口不到4万的小镇里,有各类玛瑙企业3000多家,镇上的人几乎都在从事相关工作。从原料开采,到玛瑙加工,再到包装销售,十家子镇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年产值超过25亿元。

在十家子镇,这个全国最大的玛瑙加工地和交易集散地,你能看到300多个品种,数千种款式的玛瑙,“玛瑙之都”当之无愧。

每当大雨过后,都能在田间地头看到许多玛瑙石。当地人一颗一颗地捡起,转手卖给当时的玛瑙商人“火石客”,再由这些火石客送去玛瑙加工作坊。

到了乾隆时期,朝廷有一位姓甄的官员在十家子镇开采玛瑙玉石。《清实录》记载有文:“开挖窑洞十六,窑工千人,南部设有商邑。”当时的商邑地址,也在十家子镇内。

除了官府的经营,十家子镇亦有个人经商的历史。清朝年间,有一位李姓老人是当地最大的火石客,专靠收购本地及东北地区的玛瑙石料为业,家境殷实。薪火相传,这位李姓老人的孙辈李青春,如今仍然在经营着自家的玛瑙生意。

一开始,吕刚的父亲只是像祖祖辈辈一样把从地里捡到的玛瑙原石送去镇上玉器厂。渐渐对玛瑙有些认识后,他便尝试自己把原石的外皮小心敲掉,再把这些经过粗加工的玛瑙圆球送到厂里。后来,他干脆自己买了电击设备,给玛瑙圆球打孔后再卖到玉器厂,这样比之前能多赚几分钱。

慢慢地,这个家庭作坊演变成一个小规模的加工厂,自己生产玛瑙项链、手串等,吕刚和弟弟不上学的时候也会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在那个年代,城里的工人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40元。而吕刚一家,凭着加工玛瑙的生意,每年能赚两三千元,抵得上一个工人干四五年的收入。

1987年,时任书记许凤柱一行人南下考察。在温州,他看到桥头镇家家户户都在做纽扣,不仅形成了专业市场,还把纽扣卖到了全国各地。许凤柱受此启发,决定回去发展玛瑙产业。

能赚钱,加上政府支持,镇里加工玛瑙的小作坊、小工厂越来越多,十家子镇的玛瑙产业就这样形成了。

在交通不便利的年代,十家子镇人肩背上百斤的玛瑙,南下北上,北京、北戴河、哈尔滨、佳木斯、广州、义乌……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

吕刚记得自己十七八岁时,跟着父亲去四川送货。那一次,他们背了200多公斤的玛瑙。从十家子镇去四川,还要再北京转车,父子俩又背又扛,一起把几大袋子玛瑙从一个站台折腾到另外一个站台,极其辛苦。

出门送一趟货,少则七八天,多则十余天。一批货卖完,回到家里装满,再出门……循环往复,把十家子镇的玛瑙产品留在了大江南北。

渐渐地,全国各地的商户都知道了在辽宁有个十家子镇专做玛瑙,那里不仅有丰富的玛瑙原料,加工出来的玛瑙产品也颇为精致,自发来到十家子镇的客商越来越多。

20世纪80年代末,全国唯一的玛瑙专业市集开起来了,每逢3日、6日、9日,玛瑙交易市场客商云集。全国各地的玛瑙原料、半成品、旅游产品、玛瑙摆件……都会在这个市集上出现。

20世纪90年代,十家子镇的玛瑙产品大多是玛瑙球、玛瑙手链和项链这类单一的玛瑙制品。一位叫刘志德的人在和客商接洽的时候受到启发,独出心裁地制成了将玛瑙镶嵌在腰带上,一炮而红。一条玛瑙腰带进货价要350元,最高卖出过3500元。

之后,刘志德又苦心钻研出更多的玛瑙制品,比如玛瑙图章、玛瑙胸佩、玛瑙烟嘴……镇上的人纷纷向他取经,他也知无不言。十家子镇的玛瑙制品版图越来越宽广。

1991年,在市玛瑙玉器厂工作了4年的李青春开始走自己的路,他创办了阜新市第一家玛瑙雕刻个体企业——青春玛瑙雕刻厂,并在1999年时,将雕刻厂搬迁回十家子镇,大量招收乡亲们进厂,把雕刻工艺倾囊相授。

2003年,在镇政府的支持下,十家子农民科技学校玛瑙雕刻培训班在刘志德的玛瑙工艺品厂开班。到如今,有400多名学员从这个雕刻培训班毕业,有的自己开了工厂,有的成为了大厂的技术骨干。

吕刚回忆道,2009年他偶然购得一块原石,花费200元,也没多想就当做摆件放在家里。有一次,朋友来家里看到后,说原石上的花纹很像蜘蛛网。吕刚大受启发,立即找来设计师和技艺精湛的雕刻师傅,研究这块原石。

最后,雕刻师傅花了6个多月的时间,打磨出《喜从天降》。这件作品不仅获得了第五届“玉玦杯”辽宁省玉石雕刻大赛金奖,还被吕刚的朋友以80万元的高价买走。

2016年,陈晨大学毕业后没有外出就业,而是回到家乡,准备筹办电子商务公司。他利用网络的便捷,把十家子镇的玛瑙、宝石、各类原石制品放在线上销售。

第一年,陈晨店里的销售额从未下滑,平均下来,每天能卖出几十件产品,每逢“双十一”等购物节最多能卖出700多件。有时候,一个季度的销售额都能超过100万。

2017年,是十家子镇踏入网络直播的开端,大批商户走进了直播间,介绍自家的产品。一年后,十家子镇通过网络售卖的商家,达到了700家。

即便因为疫情,玛瑙市场经常关停,十家子镇的玛瑙商户们,也并未受到太多影响。

在十家子镇,有3个直播村,和一个“孵化直播商户和直播大咖”的直播基地。每当夜幕降临,这里便火热非凡。

程成是十家子镇玛瑙商户里“网红主播”,直播平台上,她的粉丝已经超过20万,遍布国内各省以及日、韩和东南亚地区,经常有铁粉蹲守两三个小时不走。一场直播将近5个小时,大概能卖出4万元的玛瑙制品。一年下来,平均每个月的营业额能达到90万元左右。程成说,一般到了春节的时候,营业额还要上涨。这个时候,更是主播们忙碌的时候。

今年大年初二,主播子晴就马不停蹄地进了直播间开始卖货。她一边用手机展示着店内的玛瑙饰品,一边和网友们热情互动,不一会儿就促成了好几单生意。

30多年砥砺前行,十家子镇的玛瑙产业从小到大,从零星到聚集,从粗加工到精雕刻,从一点一滴到聚沙成塔,每一步都是十家子人靠着勤劳和智慧拼搏而来。

一块块玛瑙,用它从火山爆发中带来的晶莹照亮了十家子镇人的生活,也让世界重新审视这个辽北土地上的小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